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持有人当家管事基金经理吕一凡首次赶烤

2018-11-05 09:32:17

持有人当家管事 基金经理吕一凡首次赶“烤”

11月4日,吕一凡很早就起来了。他的情绪略微有点紧张,同时又有点兴奋。这位南方高增长基金的基金经理在上午9点将参加该基金届投资理事会。从刮胡子一直到赶往会场,他都在琢磨着持有人会问什么问题,上午的这一关并不好过。 投资理事会这种创新,让这位老基金经理开始面对持有人有权问责的新问题。但可以预料的是,此后基金业将涌现越来越多类似的投资理事会,越来越多的基金经理将和吕一凡一样坐在火山口上。吕一凡不经意间,成了中国基金赶“烤”的人。 成为“套中人” 在旁人看来,南方基金公司为自己下了一个“套”,而吕一凡这位基金经理就成为了“套中人”。今年5月,南方高增长基金发行时,南方基金公司决定成立由持有人、基金管理人以及托管人代表组成的投资理事会,根据法律法规和基金合同,监督基金管理人的执行情况,对基金的投资运作和基金经理的业绩进行考评,并对收益分配提出建议。 这也是中国基金公司为自己的运作设的个“套”,这显然对持有人有利:以前持有人对开放式基金并无太多话语权,实在不满意,唯有“用脚投票”,一走了之,这样的负气赎回终大多伴随着或多或少的损失。他们期望基金运作有更大的透明度,以及获得话语权。 南方高增长投资理事会满足了这种愿望,但付出的代价是,把吕一凡放在了火山口上。他们一年少要被“烤”两次,因为投资理事会原则上每年至少要召开两次例行会议。 上架开“烤” “南方高增长运作四个月来,业绩还是不错的,但是,它的部分运作可能偏离了基准。比如说其在三季度末的个别重仓股,虽然被市场低估,但从明后年来看并没有高增长的迹象。”理事封先生首先开始了质询。 他的质询是有根据的。根据契约,南方高增长基金以高增长为目标,选择未来两年预期主营业务收入增长率和息税前利润增长率均超过GDP增长率3倍,且在全部上市公司中成长性和投资价值排名前5%的公司,或者是面临重大发展机遇、具备超常规增长潜力的公司为主要投资对象。 问题非常专业。投资理事会的持有人代表主要由该基金前十大份额持有人或持有金额在1亿以上的投资者组成。这些投资者主要是机构投资者,对于投资,他们和基金管理人同样专业。他们购买基金,除了看重业绩,更看重的是基金的运作是否与契约一样,这关系到他们的资产配置。 “在这四个月中,南方高增长基金是摸索和风格正在形成的阶段,大家在三季报中看到的重仓股都是暂时的,是一个过渡性的投资组合。我们正在调整。”吕一凡解释说。 “我们接受持有人的批评。不同基金产品有不同的风格,我们必须忠实地执行基金契约里的规定,我们下一步在这方面要大力改进。”投资理事会理事长、南方基金公司总经理高良玉诚恳地表示。 让更多基金经理赶“烤” 在很多人眼里,南方高增长投资理事会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目前契约型基金存在的持有人缺位的问题,可以被视为准公司型基金的一种有力尝试,有效增强持有人对基金的信心。 法律人士指出,目前我国的基金均是契约型基金,这种基金的存在有其现实合理性,但在这种基金形式中,无论怎样安排财产委托关系,都无法克服终的弊病,即其以信托契约作为根本法律依据,以无形方式存在,并非独立的法人,也无任何常设机构,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持有人过于分散。“在强大的基金管理人面前,分散的持有人显得弱小,发言权很难得到充分的保护,其知情权在占有信息的数量与质量上,也与基金管理人明显不对称。”新疆证券基金研究员王年华指出。 尽管契约型基金设有持有人大会,但其效果并不理想,对管理人的监督存在滞后效应。“这导致大家对基金业信心不足,担心基金运作中的内部人控制现象和基金管理人的职业道德风险。”王年华表示。 实际上,另一种基金组织模式——公司型基金业已成为全球基金的主要发展趋势。在公司型基金中,广大分散投资者发起组成公司法人——基金公司,由该公司法人代表投资者利益,投资者购买的不再是基金单位而是基金股份,成为基金公司的股东,由统一的公司法人代替分散的中小投资者主张权利,他们对基金管理人和托管人的运作提出指导性意见,强化约束,如其违反相关规定,可随时更换。 “但是,契约型基金要调整为公司型基金需要诸多条件的支持,需要不断的探索与实践,不能操之过急。”业内人士表示,南方高增长投资理事会的这种创新形式值得提倡,希望有更多的基金经理像吕一凡一样去赶“烤”。

上海年会策划公司
螺杆式冷水机
仓库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