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那好又是做什么的2019iyiou

2019-05-14 19:25: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7月初,已有教育垂直类媒体爆出龚海燕又注册了一个“那好”,可以算是她跳进教育这个大水坑里的第三个产品——关心过“小龙女”的人都知道,12年底她从世纪佳缘“急流勇退”后,已经连续推出过两款教育产品:英语口语1对1视频站“91外教”,以及K12领域教育大平台“梯子”,后者的知名度更多源于龚曾明确提出过要用“3年烧4.5个亿”去推动。

那好又是做什么的?

现在,3年期限才过三分之一,龚海燕又推出一款新产品。我们不妨先来看看这个“那好”是做什么的。根据教育垂直媒体“芥末堆”介绍,那好实际上在今年6月已经上线,而它的具体业务是:

一款中小学“直播互动”线上教育平台,模式与视频家教平台InstaEDU相类似,覆盖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容纳学科包括奥数、数学、作文、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地理、政治以及一些素质教育的内容。分为公开课、大班、小班、一对一等多种班型,支持学生与老师的互动。

看起来是一个补课+家教平台。特点有三:直播互动、个性化、几乎覆盖所有K12学科与年龄段。

不知是否是龚海燕本人就有太多话题性,那好还没正式推出就引发了业界不少议论:有声音说那好是龚海燕新注册的一家公司,不仅如此,为了这个站,龚海燕还“拆分了91外教(91外教将于7月份拆分,不再依靠母公司,独立运营核算),给梯子裁员”。但龚海燕方则表示,那好只是他们公司的一个新产品,而非一家新公司——从他们给媒体的邀请函来看也确实如此,那好发布会邀请函上写道:“梯子所在母公司‘一朵云’将举办新产品上线发布会。”顺便一提,之前91外教也是这家名为“一朵云文化咨询有限公司”的产品。

那好:不算转型,算协同

进入2年,在教育领域,龚海燕已经“转”过两次了。

次是从12年底推出的91外教转型到梯子。那次转型的主要原因是市场太小。去年12月虎嗅曾和龚海燕面对面聊过一次,当时曾得到这样一组数字:

“91外教 Web加移动端用户,也才10来万,付费用户几百人,每个月收入能做到200多万。”

龚海燕承认,从刚开始做91外教不久,就想到了转型,因为“91外教其实就是比较的单薄,就是提供一个英语的站。我做了之后很短的时间就冒出来很多家,做的也差不太多。所以后来我就觉得,这个竞争真的就是非常的激烈,有可能大家去打价格战。”

这种思考带来的结果是2013年下半年上线的K12领域教育大平台梯子。据称,当时龚海燕投入绝大部分团队力量给梯子(据说140个人的团队,有120人在主做梯子,仅20个人在维护91外教)。

那好应该算是第二次。龚海燕却说,那好不是转型,而是梯子的延伸,

在那好上,师生之间同时,可以互相听见和看见;这样老师就可以根据学生的反馈随时动态地调整教学,他们也更加有成就感;有了老师面对面的督促,学生的学习效果也就有了比较好的保障,同时学生每节课都可以给老师进行评价,也有效地督促老师及时改进教学,提升教学效能。那好提供名校老师的教学视频资源,主打师生同时的实时互动,通过电脑屏幕学生有问题可直接提问,双方面对面进行交流。

看起来,那好主要是为了通过直播和实时互动,弥补梯子只有大而全,却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化学习”需求的弱点。视频直播这种形式的好坏先按下不表,那好提倡“实时互动”的形式(家教)确实有些创新,用龚海燕自己的话说,以实时互动为基础的教育增值服务“可以实现流量变现,而梯子之前的服务都是免费的。”

其实那好的“直播、个性化、全品类”几个特性,和龚曾透露过的一些想法相呼应,她说:“针对初中生、高中生他的时间可能更紧张,但是他也有一个需求,就是要答疑,有很多问题他的父母已经没有能力解答这些问题,需要答疑和辅导,用互联其实是可以提高他的效率。”

梯子没能好好解决这些问题。他们的做法是学生将不懂的问题拍照上传,老师解答,学生付费——这样一方面能帮助更多教师从这个平台上获得利益,另一方面可以减轻平台拉拢用户需要付出的成本。但这种模式在梯子上却没有收到好的成效。所以龚海燕似乎希望通过那好的直播形式产生改观。

从满足小众需求的视频直播——试图满足大众需求的平台——试图满足大众需求的视频直播,那好的出现是有一个清晰思考脉络的,是一个不能算是转型的“转型”。

那好推出的背后,是大平台“梯子”烧钱也难以建立的壁垒

梯子号称有1千万道试题,但试题难以形成竞争壁垒,因为互联上几乎不可能有独占内容;

大量的教师还没构成壁垒前,已经成为梯子甩不掉的负担(龚海燕说所有给梯子供题、课件、试卷的名校一线老师和教研员不仅是由梯子人工挑选,而且梯子每个月是要给这些人付工资的)。另一方面,虽然大量老师产生的大量内容,却面临既卖不上价(免费),也没有足够学生去消费的情况;

平台规模也还没有形成壁垒,教育属于及其慢热的产业,又跟“体制”这个神秘的词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络,平台规模增长需要几方共同成长,但按照龚海燕的描述,梯子这一平台上,教师的数量是多于学生的。

龚海燕的再度出击,那好身上依旧带着不少疑问

钱不是大问题,龚海燕曾说2014年梯子要花1.5个亿——这笔钱当然也可以用在那好身上,就像当时从91外教向梯子转型时一样。但从龚海燕急着推出那好希望把家教流量变现来看,她也还是有盈利压力的。

可风光上线并被寄予厚望的那好,依旧给人留下重重疑问。比如补课和家教是否真的有大量需求?比如家教的目标用户和他们的购买力与平台的盈利需求之间是否有矛盾?

关于教育产品直播课程的优缺点,上已有一大堆分析,在此不多赘述。那好提供的一整套包括微课预习、课后习题、错题分析、复习引导、考前模拟的学生自主学习全流程闭环服务体系,却似乎面临着和梯子(其实也是其他教育站)同样的问题:东西再好,如何让学生愿意用?

IDG投资人李丰对教育的分析很有参考意义:“从电子商务的品类发展更迭和趋势来看,是典型地从线下解决的不好、但有需求的品类逐渐过渡。”补课和家教这一类线在下随时可以找到的解决方案的需求,是否真的需要搬到线上并通过直播形式来解决,是那好面临的个问题。

另外,虽然在龚海燕的设想中,“那好上设置的公开课、大班、小班、一对一等多种班型可以满足用户的不同需要”,但想要老师在讲课中实时对学生的问题做出反馈,大规模课堂必定难以达到很好的效果。因此,那好中有价值的“个性化教学”,终究只会面向小部分用户。不仅如此,如果对这种服务更有需求的是那些下难以找到家教的用户(比如贫困地区学生),就又会出现另一个矛盾,即付费要求、直播所需的络条件与目标用户实际经济状况之间的矛盾。

梯子走过的路,恐怕那好也难逃重走的命运。

2010年长沙汽车出行E轮企业
农业供应链
2008年北京零售Pre-B轮企业
分享到: